周一遇见你

对称的酒窝,对称的美好。

最近山竹登陆放假了,可我忙着录灿烈的生贺曲还要找人做艺兴原创生贺的视频,我尽力更文吖!

《世与俗》CL/BL

Set.3 Park

晚起的鸟儿也有虫吃,恳请各位多评论。
伪现背请勿上升真人。

“哥是什么意思?同性恋吗?我可不是。”我知道,我狠狠将他的心意砸在地上,但有种肆意的快感。那是报复的感觉,报复他说最喜欢的弟弟是边伯贤,报复他将玫瑰花递给伯贤。

“哥真是多情又绝情,我一直以为哥的这句话会被伯贤听见的。”看着他无助的摇头否认,而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样子,我却没有一丝丝胜利感,而伯贤也不会知道,他才是让他最喜欢的哥哥受伤最深的源头。

突然惊醒,眼前没有一丝亮光,我摸摸大汗淋漓的额角,抬头看着暗着红灯的空调,听着上铺金钟仁的呼噜声,暗骂蠢孩子给空调定了时。躺回床上去,再无困意,认命地翻了个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边伯贤的话,他说,Lay哥放下了。我想不通为什么是由他说,如果换成世勋或者钟仁,亦或是任何一个成员来说,我大概都不会那么生气。其实说到最后,我是在害怕,害怕他是在暗示伯贤可以进驻他的心,也害怕,他真的放下了。

我仍旧记得,那天晚上他喝了酒,脸有一些发红,一蹦一跳地进了我的房间,声音甜得冒泡,他说,灿咧,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那时候的我喜欢柔软娇小的女孩,对硬邦邦的哥哥没有任何兴趣,但我心中的第一感觉不是恶心,而是回忆起他和边伯贤在一起的每一瞬间。刚出道的时候是分队,他很认生,两侧总是m队的成员,只有边伯贤这一个k队的人,再揽住他的肩膀的时候,他不会瑟缩。他不喜欢和别人一起洗澡,就连他洗澡时上个厕所,他也不会同意,连鹿晗哥和kris哥这两个他最信任的人也没有这个特权,但边伯贤用筷子撬了门锁之后的十分钟,他只是红着脸,把自己包裹在白色的大浴巾中走出来,像是被欺负了的兔子,身后跟着一脸胜利微笑的山大王边伯贤。想完这一切之后,厌恶感才袭上心头。

但直到后来,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某一天,我才明白,那不是厌恶,是嫉妒。

在哥哥跟我告白这件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我就答应了一个练习生小姑娘的告白。小姑娘是我喜欢的类型,娇小可爱,脸颊有点肉,笑起来眼睛弯弯,那天扎成双马尾的头发衬得她可爱到不行,我心头一热,就答应了她。只是那一刻,我脑中闪过那个眼角泛红的哥哥。

我们都记得有一天小姑娘来练习室门口找我,拿了一盒水果给我,扬起头看着我,我不自觉的回头看向练习室的角落,哥哥因为练习过度而唇色发白,汗水将他的刘海粘成一缕一缕的,他有些颤抖,避开我的视线,随后便被站在他身边的边伯贤挡住,隔断他的视线。我扭头抬手揉揉少女的头发,咧开嘴笑:“好啦,回去训练吧。”只可惜这段恋情因为小姑娘略有骄扬的性格而几乎被认识我们的所有人所知晓,也有许多不喜欢她的人,暗讽她攀上出道正值上升期的前辈,而我讨厌感情被人议论,最终我们也是和平分手,再往后的见面也能友好而和平的聊天。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与他之间,出现了无法修复的裂痕。

想着想着,我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安心过夜的上铺熊孩子已经起床了,我揉着鸡窝头起床的时候,不大的餐桌已被丰盛的早餐填满。暻秀做了培根意面和三明治,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的豆芽汤和蒸饭交给了队长,而平时负责炸厨房的忙内则泡了即食麦片(大概是因为之前暻秀太过信任他了,让他去煮了牛奶麦片,最后煮出来一锅冒着焦味儿的糊糊这件事情给大家留下了心理阴影。)。几匹狼正盯着美食垂涎,正值壮年的男孩子们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魔鬼训练,个个吃不饱睡不好,此刻都蠢蠢欲动,只有那个哥哥正襟危坐,像在等待开饭的幼儿园小朋友。

直到大哥坐了下来动了第一筷,身为弟弟的我们才开始狼吞虎咽。我刚拿起一块三明治,便听见队长清了清嗓子:“今天你们照常训练,10:20车在楼下等,一个人都不能少,我和Lay要去谈点事情,拖拉进度的人,洗碗一个月,欢迎举报。”

所有人大概都被俊勉哥洗碗一个月的奖励吓到,开始无法安心吃饭。而我看向安安静静一言不发的哥哥,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这就和Lay哥向公司提交中国工作室申请的前一天晚上的感觉十分相似,而我却束手无策。

《世与俗》CL/BL

Set.2 Lay

仍旧是失踪人口回归。
一个过渡章/伪现背请勿上升真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俊勉哥的房门,里面传来了刻意压低的请进,猜想世勋已经睡下了,我小心的推开了门。果然,房间里一片黑暗,只留下俊勉哥床头一盏暖橙色的灯,他正戴着金丝边框的圆眼镜,在看一本黑封皮的书,书脊上用英文写着作者名字,是黑格尔的书,那种我不愿意花费心力去读的枯燥书籍。如果有时间去读书,我倒是愿意看看党章。而出生于书香世家的俊勉哥,据说从三岁半开始就有每天都睡前读物的好习惯,所以说人的气质终究是要靠积淀。

见我似乎像滚毛线球似的将思维发散,他开口叫我:“Lay,怎么了?”

我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坐在椅子上,即将要说的话哽咽在喉咙,难以出口。我的脑海中充斥着今天与公司高层会面时助理的据理力争。

策划部经理第一句话便将我打住:“Lay,今年夏天的回归,你恐怕参加不了了。”

在极限挑战档期出来时我就有了预感,但看着如约发来的歌词demo和舞蹈视频,才打消了一些忧虑。深知回归与工作协调困难,每天忙到一点多,匆匆去舞蹈室呆上两个小时,用了半个月,总算将一改再改的歌词背好,一修再修的动作和动线背熟,却接到了终止回归的消息。

“不是说夏天会回归吗?时间和档期挤挤没什么问题吧!而且Lay真的想参加回归,连回国通告都出了,机场照也发出去了,就给粉丝临头一棒不回归了吗?”小秘书有些气愤,用流利的韩语争辩,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呆在韩国八年了,口语还没有从跟我开始才学韩语三年的小秘书好。

“但是Lay的档期冲撞的太厉害,我们计算过了,Lay在打歌期间,可能需要往返中韩5到10次,而且二辑的制作团队也主要在中国,公司不可能让他们跟着Lay飞。”策划部的经理看了看手中的时间安排,冷静的说。

“原本说好这是9月的后续专辑不参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缺席,粉丝们也会反弹的。”小秘书到底不比我在中国的经纪人沉得住气,我抬手按住她的肩。

“这些事情成员们还不知道吧,我先去和俊勉哥讲,明天再谈吧。而且你们马上不是周五例会吗?你先去开会吧,我还得去见泰宇,把舞蹈弄一下。”抬手揉揉眉心,带着小秘书和两个助理离开。

“老板,明明就是公司一心想让你在中国赚钱,所有的锅还要你来背。”小秘书愤愤不平地用中文小声埋怨。

“出来的时候怎么跟你讲的?这些话别到处乱讲,而且现在说实话,关系这么紧张,我在国内也好,跟团回归或许争议更大。”看小秘书耷拉下脑袋,终归是自己人,抬手拍拍人肩,“你已经做得很棒了,明天秀满老师和社长来了,我亲自谈。”

长叹一口气,我才对着队长开口:“俊勉哥,夏天的回归,撞我国内节目的档期了。公司的意思,是让我不参加这次回归。”时隔了许久,我仍旧能感受到队长是屏障依靠,上一次是我下定决心回国办工作室的时候,我和俊勉哥谈了两三个小时,也是他给我吃下了最终的定心丸。

“我猜到了。”他摘下眼镜,放到一边,“可能公司也是为了避嫌,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而且中国市场这么大,我们都进不去,公司只能抓住你和宋茜前辈这两个资源了。”他顿了片刻,“明天我陪你去谈,明天要初步合舞了,先不能告诉其他人,不然军心一乱第一次合舞就乱了,以后再改就难。”

我点点头,看向仍就熟睡的世勋:“灿烈他,怎么样?”我终究没忍住,问了这件事。

“他都挺好,你也别总担心他,他就是恃宠而骄。”听着人开玩笑的语气,才算放下心来,我也没想明白,明白拒绝的人一直是我,他怎么反而揪的那么紧。

“好啦,你快去睡觉吧,明天是场硬仗。”我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哥哥,点点头。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坠坠的发疼。

我这周划个水,等我周三周四考完会一模周末给你们更世与俗还有一篇新的短篇,接下来世与俗会一直更然后两个短篇会分成上下交错更新。

《世与俗》CL/BL

失踪人口回归。
伪现背/请勿上升真人。

Set1.Park

我走出工作室大楼,将帽子压下去,遮住半边脸,这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挂了一天的笑脸,终是一点点地陷于松弛的肌肉中,抬手揉揉酸胀的双颊,一边在内心诽腹自己什么时候习惯了这种卖笑的工作。刚刚还鼓点分明充斥夏意的节奏也被深夜掩埋。用了一整天和制作人不断商讨敲定的rap歌词也被抛之脑后。初夏的夜可以用凉飕飕形容,树上的枝叶被风卷的沙沙作响,我试图用这回程的15分钟享受片刻安宁。

然而这份平静在五分钟之后,我走到街边便利店时被打断,边伯贤的专属铃声响起时,我就知道肯定要出事儿。我给每个成员都设置了专属铃声,我最害怕接到的其中一个电话,就是边伯贤的。果不其然,伯贤兴致勃勃的声音混杂着那头闹翻天的声响,从听筒传出来:“Lay哥回来了。”

便利店里的打工生正昏昏欲睡,关东煮的鱼糕汤还在冒烟,我听着即刻被挂断电话的占线声,停住了脚步。

等我拿着钥匙开门时,几乎要被一股甜甜的味道逼退,桌上装着鲤鱼饼的盒子已经空的差不多了,只有两块明显是为我留的,中国哥哥被人围绕着坐在沙发上,略有腼腆的冲我浅笑,那笑容中有些疏离:“灿烈呐,给你留了鲤鱼饼。”

他的声音仍是软软糯糯的,那个“烈”字儿仍被他念成咧,尾音上卷,可爱到不行,但我却没来由的烦躁。

“我今天嗓子不舒服,不吃了。”这句有点down气氛的话,却因为伯贤世勋和钟仁抢夺鲤鱼饼而被化解,但我也看见俊勉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微微摇摇头。

我垂下脑袋不去看他们,却能够感觉到有一道温温和和的视线时不时看过来。他仍旧是那般柔和,无论做什么他都不恼,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闹,这种对谁都好好先生的态度让我再硬不起来,像一拳打的软绵绵的棉花上。

“我去洗澡。”

当我擦着头发走出来时正好遇见他往厕所走,一副慌乱的样子,操着一口极不流利的韩语解释:“灿烈,我以为没人……对不起。”敬语平语被他用得一团乱,但当我意识到他有点怕我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快意。

我将他逼至墙角,看他一步步后退,直到毫无退路,亲昵的凑过去蹭蹭,将热气喷洒一片在他敏感的脖颈:“没事,我用完了,哥用吧。”他瑟缩了一下,我心情大好的转身回房间。

当我推开门时看见边伯贤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我的电脑前,听新rap的Demo,我倒在沙发上侧头看他:“怎么了?”我和边伯贤说熟不熟,说不熟又很熟。我们两个相差不过半岁,又是同一个组合的成员,志趣相投,但因为公司一再的捆绑,彼此产生了隔阂,因此每每见到他心情都略微复杂。

“你今天怎么阴阳怪气地对Lay哥,有些事情Lay哥都放下了,你何必自己又纠缠不清。”他摘下耳机,平静的转过头看着我,他一直以来以乖巧可爱的形象示人,但私下可以说是最有男子汉气概和担当的人,他总能无缝切换粉丝们所喜爱的形象与他本来的性格,一直以来都使我很佩服。

“没有啊,今天把Rap歌词弄了一天,和珍镇哥有了点分歧,才有点心情差。”我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试图回避这个话题,因为我知道,在Lay哥这个问题上,我们永远都谈不拢。

“总之别弄得大家不高兴,马上的回归还要一起,别把私人感情扯到Lay哥身上。”他站起身,整了整发皱的衣摆,如果此时哪个Fan在身边,肯定捂着脸叫爸爸,并推翻以前伯贤小甜豆的形象,但此刻的我特别不喜欢他把自己当作艺兴哥正牌男友的口气来讲话,并且是对我说话。

他拉开门想出去,我从沙发上站起,轻喊住他,浅声道:“就算是放下,我也要亲耳听到他跟我说。”

他顿了顿,一言不发地出了门,但关门时,发出了不友好的声响。
TBC.

净化一下饭圈不行吗?最近出了多少事儿了?

《你是不是暗恋我》BL

失踪人口回归。
棒球大佬边x棒球萌新兴。
好早之前忘记谁点过的梗,是两张图片来着。
链接见评论。
然后,
我喜欢的毕雯珺没有出道😭
坤音四子没有出道😭
心里苦😭

我以后要做个脑洞博主,真的。今晚上在我们的语c开了两个脑洞,一篇警匪报社黑化背景恶俗各种不适的灿边兴悲剧结尾,一篇灿边兴+开勋勉的古风梗,我真的太棒了搜几把酷。
啊?你问我文章?哈没有的事儿!
想要看梗的可以QQ找我取但是,别对文抱有希望。

脑洞大开

是这样的我今晚开始玩《恋与制作人》了,沉迷和周棋洛谈恋爱不能自拔。
周棋洛给我一种蕾伊金针菇时期的感觉于是我疯狂砸了六十多(两小时之内)进去,然而卡在了第二章结束不能开启第三关,因为我的公司才七级,也是很难过了。
然而,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开了个脑洞,如果张蕾伊小朋友开始玩恋与制作人了,而NPC们是朴灿烈边伯贤金泰亨田柾国那么会怎么样。
好吧最近的我一直在磕双蛋的跨团all兴。
大约人设田柾国是周棋洛,朴灿烈是李泽言,金泰亨是许墨,边伯贤是白起……
突然好想磕……
写不写得出来我也不知道……
请你们给我评论给我意见。

突如其来的开车脑洞

大约是灿边兴。
看了茶蛋的开车合集看到张艺兴一脸纯洁的问九个人一起看十九禁可以做什么吗的时候,我污了。
大约就是灿兴暧昧,边老师暗戳戳喜欢兴儿。
某一天边老师带领全团挖社会主义墙角(看十九禁)然后灿烈忍不住故意把果汁撒在艺兴衣服上然后带艺兴去换衣服就在房间里……
后来边老师见俩人这么久不回来就去找然后听见了不好的声音然后也挤进去紧接着就是灿和白的吃羊大戏。
有大大来写吗毕竟我开车仅限于幼儿园校车……没有的话我再来磨吧

思考了半天想如果边老师暗戳戳喜欢兴儿那灿烈完全有理由不让边老师一起共享小羊吖,需不需要让边老师和兴儿本身保持着肉体关系呢